头像

豆奶短视频2.2.3最新版

四周很安静,现在大部分的傀儡门的人都不在这里,他们一部分在寻找灵乳,另一部分的人在寻找令牌。

毕竟令牌这种东西,多多益善!

没错,其实参加比试的要求很简单,一个人一个令牌就可以了。

可是傀儡门和天山剑派的人不这样想,他们觉得,若是前期能够得到够多的令牌的话,那么之后没有得到令牌的人就不会有机会参加第二场比试。

说起来,其实第一次场比试就已经开始为第二场开始做准备了。

而现在整片营地之中,依旧还留在这里的人屈指可数,因此李钊渗透进来也就轻松了不少。

先是找了几个小营地,而后不多时,李钊便是把目标放在了不远处的一个大帐篷之中。

那帐篷很宽阔,一看就知道是用来议事的,而且看里面人影绰绰,应该是有人在里面。

想到这里,李钊快速的靠近了,寻了一个背后的地方,轻轻戳了一个洞,便是往里面看去。

看了几眼之后,李钊便是发现,里面其实只有三个人,但是这三个人,竟然有两个是傀儡。

只有一个活人,赫然就是傀儡门的女弟子,西门月。

而在她左右两边的,一个是她原本的傀儡,另一个,就是西门雷的傀儡,只不过因为西门雷已死,现在这个傀儡落在了她的手上。

清新微笑森女笑声嘻嘻柔美写真

此刻的西门月,正在操控着那个傀儡,似乎准备将它据为己有。

看到这一幕,李钊也是笑了起来,快速的在帐篷四周转了一圈儿,布下了一层阵法之后,便是快速的溜进了帐篷之中,二话不说,直接抢夺。

西门月也是瞬间惊醒,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怒容。

“是谁!”西门月低喝道,同时左手一挥,左边原先自己的傀儡便是冲了出去,狠狠地一拳砸向了李钊的脑袋。

李钊在空中一个侧翻,躲过了傀儡,顺便踢了它一脚,想要将它给踢飞,可是谁成想,那傀儡浑身坚硬如铁,根本踢不动。

迫不得以之下,李钊只能是脚尖点地,快速后退了几步。

“你是谁?”看到李钊身穿自己门中人的衣服,可是动用的功法却与自己门中的人大相径庭,西门月也是反应了过来,冷冷的盯着面前的李钊。

“可惜了,原本想要速战速决的,结果现在还被你给挡下来了,这个傀儡,还真是不简单啊!”李钊砸了咂嘴,淡淡的开口道。

“你究竟是谁!”西门月再次喝问道,同时看向了门外,“来人!”

“别喊了,帐篷外都是我布下的阵法,你喊的话,没有人能够听的道的,所以,就算你喊破喉咙,也没有人能够救你!”李钊轻笑了一声,嘴角露出了一抹玩味儿之色。

“我想你搞错了吧,我喊人,可是为了救你啊,否则的话,你确定你现在的情况,能够对付的了我?”西门月却是冷笑了一声,脸上露出了一抹鄙夷。

“若是别的门派,说不定还真是这样,毕竟三打一,可是傀儡门就不一样了,太简单了,随随便便就能够对付的了!”李钊开口道。

“放肆,简直就是狂妄,我倒想看看,你这个小贼,谁给你的底气说这种大话!”西门月目光一沉,冷冷的盯着面前的李钊,而后快速抬手,结出了一道法印。

“敕!”西门月怒喝了一声,手中的法印快速成型,然后左边的傀儡就是动了起来。

只看那傀儡快速抬手迈出步子就是冲了上来,动作宛若是机器人一样,迅速,敏捷,恐怖到了极致。

下一秒,傀儡就是出现在了李钊的面前。

那干瘪的手臂抬了起来,里面却是蕴含着无穷的力量,瞬间砸向了李钊的脑袋。

李钊笑了笑,也是身后在包里面摸了一把,然后摸出了一道符隶。

“定!”李钊低喝了一声,符隶便是宛若长了眼睛一样,快速的冲向了那傀儡,而后贴在了傀儡的印堂处。

“唰!”符隶上面瞬间闪过了一抹光泽,而后那道光泽顺着傀儡的印堂快速的游走身,就像是一张大网一样,将傀儡完完的包裹在了其中。

“咔擦!”原本还气势汹汹的傀儡却是突然僵硬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怎么回事?”看到这一幕,西门月脸上也是浮现出了一抹惊怒之色。

“我说了,傀儡门的人,太好对付了,你们的依仗无非就是傀儡罢了,只要控制住了傀儡,你们就像是没了牙的老虎,只会咆哮了!”李钊笑呵呵的开口道,显然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幕。

当然,对付傀儡的方法还是李钊上一世的时候学会的。

人活得时间太长,就会产生各种各样的兴趣,然后利用无限的生命,去获得无限的知识,所以对于李钊来说,活得越久,学到的东西就会越多。

这个符隶就是李钊研究了傀儡门的人是如何操纵傀儡之后自己绘制出来的。

利用符隶,可以切断傀儡门的人和傀儡之间的联系,这样就能够废了他们的左膀右臂!

失去了傀儡的傀儡门,还能称之为傀儡门吗?

所以此刻的李钊,根本有恃无恐,也丝毫不担心。

“你到底是什么人?”西门月再次捏出了几道法印,发现竟然真的控制不了自己的傀儡之后,脸上也是露出了一抹冷冽之色。

“我?”李钊摇了摇头,“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而且,你以后就会知道了!”

“我现在过来的目的,只是想要把这个傀儡带走,我希望你能够乖一点,不要捣乱!”李钊轻笑了一声,也不废话,伸手就是抓向了那个西门雷留下来的傀儡。

“做梦!”西门月冷喝道,同时又是掐出了另一道法决,想要控制那傀儡攻击李钊。

不过这一次的李钊早就做好了准备,手腕一翻,一道符隶就是飘了出来,贴在了那傀儡的面门上,限制了他的动作。

“哼!”看到这一幕,西门月冷哼了一声,目光如剑,狠狠地刺向了李钊。

“看什么看?”李钊嗤笑了一声,直接就是抓住了那傀儡,扭头就走。

“哪个告诉你傀儡门的人除了傀儡就没有战斗力了?你未免也太嚣张了,把我傀儡门的人当成什么了?”西门月怒喝道,手腕一翻,手中也是出现了一道尖刺,狠狠地扎向了李钊。

李钊眉头一皱,抬脚踢在了西门月的手腕处,想要将那尖刺给踢飞了。

可是西门月却是早有察觉一样,反而转向将那尖刺直接就是刺向了李钊的大腿。

看到这一幕,李钊也是目光一冷,低喝一声抬掌轰了过去。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