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

官方app下载草莓tv

“哈哈,曹大少,既然愿意再送本少一个亿,本少却之不恭啊!”

张横大笑:“本少接这个赌局了。”

“啊!”

场中发出了一阵难以抑制的惊呼声,谁也没有想到,张横竟然会答应这一个亿的赌局。

刘如策和苏道瑞以及万君等人,不由互望一眼,脸上露出了狐疑的神色。

张横如此爽快的答应赌局,让他们有些难以置信。心中更是陡地升起了一团疑云。

貌似曹宇的这本道德经,在场的几位古玩界的大师,都亲自鉴定过,这绝对是真的。

这也就是说,这是一场毫无胜算,注定了必输的赌局。

那么,这年青人为什么有如此的把握,有这样的信心,敢与曹公子赌。难道这道德经,还真有什么他们没看出来的隐秘?

一念及此,几人的神情变得很是异样。大家又相互看了一眼,脸上现出了沉思之色。

他们不得不再次回想刚才的鉴定过程,看是否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但是,想了半晌,大家却都是摇了摇头。显然,众人都认为,自己在刚才的品鉴中,没有任何的差错。眼前的这本道德经,绝对是长春真人的真迹。

清纯小娇娃的洁白世界

“呃,张少!”

一边的辛献锋却是浑身一震,脸色已刹那变得无比的难看。

他虽然对张横的细底知道的并不清楚,也对张横的过去没有多少的了解。但是,他做梦都没想到,张横竟然会与曹宇来一个亿的豪赌。

而且,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场豪赌还是绝无胜算的赌局。

那么,张少难道这是气昏了头脑了吗?

辛献锋又惊又疑又是为张横担心。就算辛献锋来自神秘的神龙特别小组,但是,一个亿,对于他来说,也绝对不是个小数目。他实在不敢想象,张横如何有这样的底气?

“辛师兄,没事!”

张横却仍是一脸的风淡云轻,目光望向了曹宇:“不过,曹大少,不是本少不信任。只是,上次曹大少输得差点脱内裤,所以,现在本少很怀疑,曹大少是不是还有支付如今这次一亿元赌注的能力?”

张横是气死人不偿命,曹宇越是不想提起当时的那场赌注,他却是越要在众人面前说出来。此刻更是借这个理由,置疑起了曹宇的支付能力。

张横可不是傻瓜,他早就看出曹宇邀自己来此的目的不善。是想羞辱自己。所以,现在抓住机会,自然是要狠狠地反击他。

“!”

曹宇这回是气得鼻子都歪了。

他堂堂的曹家大少,在上京那个不知,谁人不晓?

那知,在张横这里,竟然成了连一个亿也被置疑的人,这话要是传出去,他曹大公子,以后还能在顶级圈子里混吗?

“好好好,姓张的,本少这点钱还不当一回事。”

曹宇强压着满腹的怒火,目光望向了一边的刘如策:“这样吧!就请刘老板给本少见个证,如果本少拿不出这一个亿,尽管向刘老板要。以刘老板奇珍坊的实力,这一个亿应该可以相信吧?”

“曹公子客气了,敝人那就当一回见证。”

刘如策自然知道曹宇的背景,他也不敢迟疑,连忙站起来向张横道。

“好,刘老板!”

张横满意地点点头,手一翻,一枚枚蔚蓝的晶体从口袋里拿了出来。整整十枚,就放到了红木茶几上:“既然曹大少有刘老板作保,本少就拿现货。”

“啊!深海蓝晶,竟然是十枚深海蓝晶!”

这回,场中的所有人都无法淡定了,目光刷地一下部凝注到了那十枚晶体上,个个脸色微变。

不错,张横拿出来的正是十枚深海蓝晶,以场中众人的见识,自然是一眼都认出了它的珍贵。只是,这样的天材地宝,眼前的年青人,却象是摸豆子一样,一下子就摸出十枚来。

这样的事实,完把大家给震憾了。

陡地,苏道瑞,万君和刘如策等人,望向张横的眼神里,已充满了难以掩饰的震惊。

就算他们都是有底蕴的古玩大师,家中的收藏也绝不会寒酸。但是,比起张横随随便便拿出十枚深海蓝晶,还是感觉心头震骇无比。

眼前的这个年青人,到底是什么来历?竟然能把深海蓝晶这样的天材地宝当普通物品?

猛然间,众人的心头都浮起了一个疑问,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这个年青人,敢与堂堂的曹家大少曹宇针锋相对,岂会是一个没有背景之人?

“刘老板,刚才本少出售一枚深海蓝晶,那时出的价是一千万。现在,这十枚深海蓝晶,就当是我的一亿赌注,看如何?”

张横淡淡一笑,也不理会四周众人的震惊,向刘如策道。

“可以,当然可以!”

刘如策连连点头,他现在那里还敢对张横有轻视之心。

“哼,小子,别摆谱了,还是快说说的证据吧!”

曹宇此刻已是气得肺都要炸了。

本以为,提出一个亿的赌注,他是想压一下张横,让张横知难而退,在众人面前出丑。

那知,反被张横抓住了机会,不但揭了他的老底,此刻更是拿出十枚深海蓝晶,震摄了场。可以说,这是让张横大大地露了一回脸。

不过,曹宇是胜券在握,他那里愿意看张横在此得色,所以,立刻摧促起了张横。

他是死也不信,自己的这卷道德经会是赝品,因此,他现在心中期待着,想早点看到张横赌输,气急败坏的情形。

“哈哈,曹大少,别急。”

张横微一摆手,目光再次望向了刘如策:“刘老板,要证明这卷道德经是雁品,还需要刘老板帮忙。”

“哦!”

刘如策一怔:“不知张少需要什么?只要是敝人能办到的,必然力以赴。”

四周的苏道瑞以及万君他们,也已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这边。他们心中也是期待,张横到底如何证明这卷道德经是雁品。

“哈哈,刘老板,本少只要借的那卷大丹直指一用就行。”

张横笑道。

“大丹直指?”

刘如策稍稍迟疑了一下,终于答应道:“,张少稍等。”

说话间,他走到了那个存放大丹直指的玻璃橱柜前,拿出了一串钥匙。

玻璃橱柜的玻璃是防弹的,防盗措施也无比的严密,一共打开了四层锁,才算是把最里面的那本大丹直指拿了出来。

刘如策小心翼翼地把大丹直指装入了一只檀香木盒中,这才捧着木盒来到了众人中间的那张红木茶几边,把木盒放到了道德经旁边。

“张少,不知您要怎么做?”

刘如策神情一凛。

他可也怕张横拿自己的这本大丹直指做出点出格的事来。他刚才可是见识过张横那完不懂常规的鉴赏手法。

“刘老板,只要把这本大丹直指打开木盒,放在那儿就行了。”

张横那能看不出刘如策心中的担心,他哈哈一笑道。

“哦!”

刘如策心中一松,连忙点头答应。

四周苏道瑞,万君以及辛献锋等人,脸上却是露出了狐疑之色,他们还真猜不出,张横这是要干什么。

难道道德经与大丹直指这两本古书放在一起,就能证明道德经是雁品吗?

不仅是他们,曹宇和进幽真子互望一眼,心中也是满腹的疑惑。他们也是猜不出,张横到底想怎么样来证明。

可是,望着张横那淡然的表情,两人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难以喻意的不安感。感觉上,张横貌似很是信心十足的样子。

那么,他的信心到底来自何处?

“刘老板,还有一个小小的忙要帮!”

等道德经和大丹直指两本古书的木盒都打开,张横也不上前去碰触,只是转头再次向刘如策道:“请刘老板叫人去香烛店买几柱上好的檀香来。”

“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吗?”

刘如策更加的诧异了,不禁多问了一句。

“没有任何特别的要求,只要是正宗的檀香就行,当然,品质越佳就越好。”

张横微微一笑:“听说上京白云观,也就是当年的长春真人化羽的长春宫,制作的檀香是当今世上品质最佳的香料。长春真人当年受成吉思汗所邀,奔波万里,与成吉思汗会面,曾为成吉思汗制作了长春香,能延年益寿,得到了成吉思汗的极高评价。”

“如今的白云观制作的檀香,就是按当年长春真人所留的配方制作。”

张横神情微微一肃:“所以,要是能得到白云观的特制檀香,那就是最好不过。”

“明白了!”

刘如策点头,他自然知道长春香的这个典故,也清楚张横所说的确实是事实。

当下,他立刻派出了店里的人员,去购买张横所说的长春香。

只是一会儿功夫,店员就买回了一盒檀香。在琉璃厂古玩街上,就有专营白云观长春香的店铺,所以,购买很是方便。

“嗯,就是这香。”

张横打开了那合檀香,仔细地检查了一下,脸上露出了欣然的神色。

说着,他让刘如策拿来了一个香炉,亲自拈起三柱檀香,点了起来。

屋里突然陷入了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凝注到了张横身上,看着他点香,神情却是一个个变得凝重无比。

此时此刻,每个人的心里,都充满了疑惑和好奇。张横用这几枝檀香,他到底能证明什么?难道几柱檀香,就可以分辩道德经的真伪吗?

气氛陡地变得无比的凝重和压抑,每个人的心中满满的都是期待。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